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

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生产二甲基乙酰胺、新洁尔灭、十六十八叔胺、十六烷基三甲基溴化铵、十六烷基三甲基氯化铵、十八烷基三甲基氯化铵、十二烷基二甲基氧化胺、十二烷基二甲基甜菜碱
详细企业介绍
十二叔胺、十二十四叔胺、十四叔胺、十六叔胺、十六十八叔胺、十八十六叔胺、十八叔胺、二甲基乙酰胺、邻苯二甲酸二甲酯、邻苯二甲酸二乙酯、三醋酸甘油酯、新洁尔灭、洁尔灭、工业洁尔灭、1227杀菌剂、杀菌灭藻剂1427、十二烷基。
  • 行业:有机化学原料
  • 地址:上海市交通路4711号李子园大厦1603-1605
  • 电话:021-52799111
  • 传真:021-5279****
  • 联系人:盛大庆
公告
企业博客-聚合企业员工、客户、合作伙伴等互动交流;推动企业内外信息自由地沟通;展示企业形象,传播企业品牌、文化理念;开展网上营销,推广企业产品和服务。
站内搜索

辞赋

罗萨莉娅·梅拉(图)

  发布于 2021-12-10   阅读()  

  知名连锁时装品牌ZARA的联合创始人、西班牙最富有的女人罗萨莉娅·梅拉(Rosalia Mera)被媒体誉为“全球最富有的自主创业女性”,这个称号意味着这位11岁辍学的平民女裁缝名下60多亿美元的财富是完全凭借自己和前夫阿曼西奥·奥特加(Amancio Ortega)的手艺和商业眼光赚来的。无论有没有这个称号,梅拉已经成为一个传奇。

  当地时间8月14日,梅拉和女儿桑德拉以及朋友们一起在西班牙的美诺卡岛度假时突发脑溢血,之后,她乘坐空中救护机回到了故乡拉科鲁尼亚,次日在圣拉斐尔医院逝世,享年69岁。

  梅拉逝世后,一贯低调的盈迪德集团(Inditex Group)并没有接受媒体的采访,而只是在给记者的邮件回复和公司官网上写了颇为简洁的一段话:集团为罗萨莉娅·梅拉的去世深感悲痛,在这个艰难的时刻,我们向她的家人和朋友致以最真诚的慰问—我们失去了曾经对公司的创立和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的一个人。

  梅拉1944年1月28日出生于西班牙西北部的港口城市拉科鲁尼亚一处工薪阶层聚居的城郊。在1950年代中期,由于战后生活的艰辛,梅拉没有继续上中学,而是选择在家乡的一家时装店La Maja里当裁缝,有时也帮忙充当售货员的角色。不久,梅拉意识到自己的手艺为别人挣得了很多钱,于是她开始另谋出路。

  22岁的时候,梅拉遇见了奥特加,同年,两人结婚。奥特加比梅拉大6岁,14岁的时候他随着做铁路工的父亲从莱昂北迁到了拉科鲁尼亚,当时在城中的一家衬衣店工作。两人最终一起创立了服装公司GOA,开始小批量地销售自制服装。

  当时的西班牙仍在弗朗哥的独裁统治下,即便如此,1960年代以来,女性主义的风潮已经渐渐在这个有着浓厚的天主教传统的国度蔓延开来。夫妻俩瞅准时机,开始在自己新婚婚房的起居室餐桌上制作女性内衣,并仿制一些相对性感的高档睡衣,以相对低廉的价格出售。在当时,梅拉自制内衣的出现在西班牙仍然是一件有点惊世骇俗的事,但是产品却受到了西班牙女性的热烈欢迎,更别提她们的男人了。而这一成功也可以看作夫妻两人日后创造的商业模式—平价时尚的萌芽,亦是西班牙经济起飞时期的见证。

  看到了自家商品的市场潜力,梅拉夫妇也开始看到西班牙正在融入全球市场,两人逐渐在当地组织起上千妇女以合作社的方式生产更多时尚又廉价的睡袍。

  1975年,第一家ZARA服装店在梅拉的故乡拉科鲁尼亚创办。10年后,盈迪德集团成立。

  梅拉和盈迪德或许并没有想到,这个集团最终将会超越GAP、H&M等诸多对手,成长为世界最大的服装零售商—集团旗下除了ZARA之外,还包括Bershka、Massimo Dutti、Stradivarius和Oysho等品牌,在86个国家设立了超过6000个门店,2012年的净销售额在21亿美元左右。而ZARA则始终是集团的标志性品牌,也是它在全球范围内的迅速扩张,让这对夫妻跻身全球富豪榜前列—1988年,ZARA进军葡萄牙;1989年,ZARA开出西班牙第100家店同时登陆纽约,次年进入巴黎;2001年7月,ZARA所属盈迪德集团在马德里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后股价大涨,成为世界第三大服装公司;2006年,ZARA进入中国,首家中国旗舰店就开在上海繁华的南京西路上,5年后ZARA在中国的分店达到100家。

  ZARA的迅速崛起让其成为全球各大商业院校的一个著名案例,常常用来和另一个采取截然相反的商业模式但也在全球范围内取得成功的服装零售商—日本优衣库相比:前者几乎没有库存,而是将纽约、巴黎、伦敦、米兰的秀场时尚迅速复制,两周内这些最新时尚将到达全球各门店和消费者面对面;后者则是抛开流行风向,专注做基本款,常常提前制定下一个季度的生产计划。

  ZARA的平民时尚战略曾引发一些关于盗版问题和质量问题的质疑。2008年,法国知名女鞋品牌Christian Louboutin起诉ZARA盗版Louboutin标志性的红底高跟鞋,前者的售价超过1000美元,而在ZARA相似的款式售价不超过100美元。

  然而,对于ZARA来说,为侵权所付出的赔偿费相对于巨额利润简直可以忽略不计。对于是侵权还是平民化,在时尚界也有不同的评论。马德里纳瓦拉ISEM服装学院的校长科瓦东加·奥谢就评论称:“他们看到时尚应该是唾手可得的,而不是只属于少数精英。时尚必须民主化。”

  如今盈迪德集团旗下的八个品牌每年生产的服装高达8.4亿件,但设在拉科鲁尼亚的集团总部、工厂和门店之间仍然保持着密切的关系。集团直接控制着面料、剪裁、缝制等制衣环节,控制着参与设计、制作和物流的100多个公司。和其他高街服装品牌不一样,ZARA没有在制作和销售之间的仓储环节,所有的门店都是两周一次直接从西班牙总部拿货,而门店的店长则配有特设的PDA(个人数字助理),用于实时和总部连线,告知门店各类服饰的销售状况—用最快的速度优胜劣汰。在ZARA总部,常常能看到十几个设计师围着刚刚套上刚下线的新衣的模特评头论足的场面,或许,这件服装就是昨天夜里刚被设计出来的。

  1986年,梅拉和奥特加离婚,售出了自己名下大部分的盈迪德集团的股份,只保留了不到7%的股份。即便如此,ZARA在全球范围内的急速扩张仍然让梅拉成为全球最富有的女人之一。光是去年,ZARA的销售量就提升了22%,提前在中国等发展中国家布局使得盈迪德在欧美经济陷入低潮之时,公司的业绩不降反升。她的前夫奥特加则至今握有59%的集团股份,名下的资产超过510亿美元,是全球排名第四的富豪。

  虽然由梅拉一手创立的ZARA在全球不断扩张,她自己却始终生活在故乡拉科鲁尼亚。据报道,梅拉生前仍时常光顾住所附近的餐厅和酒吧。但是和前夫奥特加一样,两人都鲜少接受媒体的采访。在1999年之前,奥特加的照片从未被媒体曝出过,以至于2000年他为集团上市公开参加预热活动时的照片成了西班牙各大报纸的头条。而梅拉也很少在公共场合抛头露面,对此,有评论称“由于梅拉有着白手起家的创业史,所以她本质上并不认为百万富翁或者亿万富翁的身份是拿来炫耀和标榜的”。

  关于这一对曾经的传奇夫妻的私生活更是极少曝光。据报道,梅拉和奥特加育有一子一女,长子马科斯有精神疾患,而据奥特加的朋友透露这是他此生最伤心的事情之一。在1983年,两人还未离婚时,奥特加和公司的一名女下属有了孩子,那是一个女孩,取名玛莎。玛莎也是奥特加的三个孩子中唯一在盈迪德集团里工作,并长期陪伴在年过七十的奥特加身边的,她也被视为最有可能接掌盈迪德集团的人物。

  与梅拉离婚15年后,2001年,奥特加和玛莎的母亲成婚。而梅拉则似乎一直保持着单身状态。

  或许是因为儿子的关系,梅拉在2004年退出董事会之后,就将大部分精力用在了慈善事业上,创立了基金会,致力于为残疾人寻找到合适他们的工作。此外,她还在别的领域进行了很多颇为随心所欲的投资,其中包括一个研究深海动植物来探求癌症药物的公司。她握有伦敦宝格丽酒店的股份,还赞助了一个年轻爵士乐手的比赛。她对西班牙政府近年采取的财政紧缩政策也颇有怨言,认为对于医疗和教育的投资的减少将会对社会产生不好的影响。